欢迎来到 - 快三大小群 !    
当前位置: 首页 > 故事 > 少儿故事 >

一个“绝不心软”的棒球手和42个贫苦少年的故事

时间:2020-06-27 14:12 点击:
“六一”国际儿童节到来前,北京某民间棒球俱乐部的几个孩子在家长陪同下来到基地与强棒天使棒球队进行一场友谊赛。18岁时,孙岭峰就入选中国国家棒球队,担任过

  一个“绝不心软”的棒球手和42个贫苦少年的故事

一个“绝不心软”的棒球手和42个贫苦少年的故事

  强棒天使棒球队的小队员在进行棒球学习。

一个“绝不心软”的棒球手和42个贫苦少年的故事

  强棒天使棒球队的女队员在场边观赛。

  “六一”国际儿童节到来前,北京某民间棒球俱乐部的几个孩子在家长陪同下来到基地与强棒天使棒球队进行一场友谊赛。男孩们在场上飞奔,10个黑黑瘦瘦的女孩在场下教大人们投球、挥棒。

  她们是国内首支彝族女子棒球队队员,最小的6岁,最大的11岁。这群从四川大凉山走出来的“小老师”认真且专业,获得“大学员们”一致好评。教练介绍道:“她们刚学了5个月,技术动作都会了,只是还不能上场比赛。”话音刚落,几个女孩异口同声“纠正”教练“是4个多月”。

  在她们的世界里,“争”回来的每一天既证明“够努力”也代表“够聪明”。毕竟,去年年底,当教练孙岭峰把她们和8个男孩带出大山时,她们对棒球还一无所知,如今,这颗白色小球已经被写进他们的未来。

  被困、受助与自救

  18个孩子从西南大山的褶皱里来到“电视里的北京”时,住进的是球队在通州宋庄一片废弃厂区里改造的新家。

  这是球队自2016年成立至今的第三个“家”。当年,中国棒球国家队前队长孙岭峰与合伙人组建球队,免费为贫困儿童、“事实孤儿”做棒球培训,但“地方得够大,要满足几十人生活训练,还不能贵”,这样的要求让爱心基地不得不总在北京郊区打转,曾经“藏”在北京小汤山镇官牛坊村一片平房中、迁至昌平南七家村,又因城市拆迁改造不得不辗转至通州。

  新基地安置在废弃的厂区里,建筑垃圾堆成小山包,旧仓库也无法直接用于孩子的训练及生活。孙岭峰只能带领队员和建筑工人一起亲手筑建家园,砌墙时砖块不整齐,孩子们就从建筑垃圾里挑选废砖块再利用,孙岭峰笑称自己带出一支“装修队”。

  去年10月,两辆5.3米长的厢式货车运了5车次,把30多名师生的生活迁至40公里外。不久后,18名大凉山的孩子也跨越2300多公里来到此处,开始了崭新的生活。

  为给孩子们过个好年,基地囤了不少食物。不料,新冠肺炎疫情迅速蔓延,随着武汉封城的消息传来,孙岭峰迅速封闭基地,谢绝一切参访,他精神高度紧张,除了担心疫情风险,更担心“弹尽粮绝”——工作人员加孩子五十来个人,一天三顿饭,“孩子们训练消耗还很大,平时手掌大的包子,小伙子一人一顿饭就能干掉五六个。”之前储备的物资开始告急,在对外“求援”的物资名目上,各种肉类和蔬菜被标上“特急”。

  “基地维持至今获得过很多爱心人士的帮助。”孙岭峰表示,球队公众号会定时更新社会捐赠来的物资,小到5个苍蝇拍,大到4台锅炉。尽管疫情出现后,捐赠也受到影响,但仍有爱心企业雪中送炭,由负责人亲自开车,把捐赠的所有蔬菜整齐地码放在基地门口,人就走了,放置半小时、消毒后搬进来。大家发现每箱菜上都放了一个“福”字。

  南七家的基地面临拆迁时,寒冬里,师生多次遭遇被强行断电断水。这些经历被刻在孙岭峰的记忆里。几个月间,基地仅他一个人可以进出,采购的任务全落在他的肩上,储存的几十箱压缩饼干、蜡烛、电池、净水器等还放在仓库里,“当时就想断水断电也得能应付”。

  随着疫情逐渐得到控制,球队也迎来转机。宋庄基地再往南30公里,接近河北地界,又一个笑称被孙岭峰“坑”了的朋友,为孩子提供了新家。园区内那片荒废已久的专业棒球场地,透露了主人一度搁浅的棒球梦,也暗示球队可以暂时告别“打游击”一般的生活。

  新的基地有一片菜园,不训练时,孙岭峰组织孩子们在老庄稼把式的指导和带领下种菜。对从小便要肩负起家庭重担的这些孩子而言,下地是熟悉不过的生活,但和小伙伴追逐打闹间播种的黄瓜、茄子、豆角、西红柿……似乎从种子埋进土壤的一刻就注定会好吃一些。

  这是球队的第四个家,此前,孙岭峰亲自跑过不下200个基地。他称自己是北京郊区活地图,甚至考虑过把基地迁往上海。但每次迁徙都是一个巨大工程,除了场地翻新、资金支持等困境,一群没有京籍的孩子如何入学尤为让人头疼。

  在来北京之前,6岁的阿牛每天上学要走4个小时山路,一年级的她可以歪歪扭扭地写出队里10个女孩的名字。一张A4的白纸,被她撕成20多个小纸片,正反两面都写满了字,有一个上面是“子”下面是“木”,这是阿牛笔下的“李”字。

  “你上下写反了。”

  “不可能,你查给我看。”

  看着记者手机上的“李”字,阿牛煞有介事地叹了口气,把错字划掉,一笔一画写下“李”。

  我不愿意他们叫我“爸爸”

  除了棒球,在纸上写写画画是这群女孩最喜欢的事情。她们中的多数都会把笔下的小人儿画上长长的头发,“我原来头发到这儿。”11岁的尔洛手在腰处比划,女孩们原来都是长发,为了打棒球才剪短。可二选一,棒球竟胜过长发,但她们会用耳环填上五六岁时家人帮打的耳洞,让自己“像公主一样”。

  来到北京后,“公主”们做过蛋糕、打过雪仗、学过自行车,孙岭峰希望孩子们的生活不止有棒球。他的操心让孩子们感受到爱与信任,尔洛表示,“我们会叫孙教练‘爸爸’,叫他妻子‘妈妈’。”

  “父亲的定位不适合我,我就是教练。”孙岭峰对中青报·中青网记者坦言,孩子们的原生家庭各有各的不幸,自己的付出确实可能比这些孩子的父母更多,但他不愿被叫“爸爸”,“因为容易戳中我心里最软的部分”。

  退役后,孙岭峰参与过公益工作,但捐款去向不明,捐助方式单一,无法彻底改变受助者命运等现实让他对公益有了自己的理解,“金钱之外,更要投入精力和时间去陪伴,公益不是施舍”。此外,要保证公益行为的可持续,“心软”会适得其反,他要做一个“狠下心”的人。

  “绝对贫困,尤其事实孤儿,我不管你没人管你;身体健康;7~9周岁。”一开始,孙岭峰就给要帮助的孩子划定3个标准,于是,他见到了一个个家庭的支离破碎,父母离世、被家人倒卖、流浪、斗殴……他提醒自己管好“同情”,“人的身世是老天爷给的,不需要同情,但未来需要改变。”因此,他的“选材”标准中没有一条是从棒球角度考虑,“棒球对身体素质要求不那么严,关键在于思维,只要你把特点变成特长,你在棒球场上就是高手。”他坦言,并没打算把孩子都变成职业选手,“能通过棒球有一技之长,变成对社会有用的人就可以了”。

数据统计中,请稍等!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